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生活文协讲坛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从“帽(貌,Maung)”到“屋(吴,U)”看缅甸人名文化发表日期:2012-12-18
作  者:迦南出处:原创浏览391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
从“帽(貌,Maung)”到“屋(吴,U)”看缅甸人名文化
文/迦南
2012年12月18日,星期二

缅甸人没有姓氏,只有名,但名前的“帽”或“冠”不能少。这帽就是长幼、性别或职业前缀,通常有:用于男子的貌(Maung)、德钦(Thakin)、郭(Ko)、波(Bo)、耶博(Yebaw)、苏(Saw)、苏巴(Sawbwa)、杜瓦(Duwa)、吴(U);用于女子的:玛(Ma)、杜(Daw)、诺(Naw)等。貌(Maung),是最基本的形式,用于称呼幼辈或少年,男子一般也都自称“貌”,如果一个男子日后成为大人物,尤其是政治家等有身份人物,那么他最初冠于名字前“貌”字往往不会再提,而是用成年之后的职业前缀,然后再到“屋(U),即“吴”,除非他没有那些可提取为职业前缀的工作经历。缅甸前总统吴奈温(U Ne Win)、吴努(U Nu),就属于这种情况,他们的原名分别是德钦秀貌、德钦努。如果“德钦秀貌”是“德钦苏貌”(Thakin Saw Maung)的不同译词,那么“Saw”与“Maung”都可以看做是其原先冠帽的保留形式,或以先后冠帽词的最后一个为名字,甚至不考虑任何因素,直接以冠代名,或者取名直接用这些有代表意义的冠字,如:吴巴吴或吴巴宇(U Ba U)、吴温貌(U Win Maung)、貌貌(Maung Maung)、苏貌(Saw Maung)等等。
     德钦(Thakin),意思是“主人”;“波(Bo)”为“军官”;“耶波(Ye Bo)”或“耶博(Yebaw)”指“同志”;“塞耶(Sa Yar)”意为教师或医生。缅甸女性不论已婚与否,一般都要在名字前加“玛(Ma)”,以表示谦虚,“玛”有“姑娘”的意思,也用于称呼幼辈或平辈。该字音及用法源于中国彝族,如“阿诗玛”,只是前者用于名前,后者置于名后,它们之间的关系或有关情况下面还会谈到。缅甸人对女性长辈或有地位的则称“杜(Daw)”,原意为姨、婶、姑。吴奈温前后名字的不一致,除了“冠”换“大”或“高贵”了之外,至少还有两种可能,一是,“奈温”可能是秀貌成为吴奈温之前得的“冠”,或之前先后得的“冠”。那么就有:温秀茂、奈秀貌,或奈温秀貌,及至去掉名字、拾起前冠、加上后冕“吴(U)成为吴奈温,因为前冠比名更有知名度,而且之前已经成为人们对他的习惯称呼;另一情况是从政前的某一适当时机,易“秀貌”为比较文气的名字“奈温”。不过,前一种可能性更大。假如“秀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子,那么他从小到大的名字加不同时期“冠前缀”就是:貌秀貌、郭秀貌、吴秀貌。当然,如果他是财主或顾有拥人,还可以被称为德钦秀貌。缅甸语字音:貌(Maung)-郭(Ko)-吴(U)的汉语解读,亦即:弟-哥-叔或伯乃至先生等。这“郭(Ko)”也就是来自汉语的“哥”,广西壮族人也有按照汉族的说法把哥哥称做“郭”的。这“郭”即两广粤语的口音的“哥”。女子名字加冠字,也有从小到大的排序,阿诗玛,这个名字如以缅甸语排序,则成为:玛阿诗,然后随着她的年龄或地位的不同,就有杜阿诗、塞耶阿诗(阿诗老师)、波阿诗(阿诗长官)等等。或许,女老师或女医生、女长官等,还有性别区分的专有词,及至“德钦(Thakin)”可不可以用于女主人、“耶博”能不能冠于女名之前等,这样的问题权且留作以后解决或探讨。“德钦”不仅指“主人”,也指德钦党,即“我缅甸人党”或“我们缅甸人(Asi-ayone)。在德钦党里人人自称“德钦”。那么,“德钦”,也相当于:老爷我、老子我、党员或党魁我。如果德钦党里有女性,那自然可以套用。不过,在德钦党里,德钦的主要意思是“讲师”,因为该党的首篇号召与鼓动人心的演说词就叫“Thakin(德钦)”。
    在中国,很多人都以为缅甸人的“吴(U)”是姓,当缅甸现任总统吴登盛(Thein Sein)不久前访问中国时,好多人以为他是华族,理由是,他“姓”吴,还有“登盛”也像中国名字。“U”,根本不是姓氏,而是用于对长辈男子或有地位的人之尊称,相当于“先生”或“大伯、叔叔。从U Ba U,可以译读于“吴巴宇”来看,U,或许可以代表“有”字音或“有(y)”声母;U,也可以看作是从“宇(yu)”分化出来的音。“宇”解读为“U”,也好比“有”读作为“乌”,这两个字的读法可以用日语及闽南语来解释,如:宇宙(うちゅう,u qiyou)在闽南语里,“有”字至今还读“乌(ū)”。在古汉语里,“有”作为词头,只是有音无意,如中国古代的:有熊氏、有巢氏、有虞氏等,从用法观之,这些“有”与缅甸语作为人名冠帽的“U”有异曲同工的效果。
     在缅甸克伦族里,“苏(Saw)或”曼(Mahn)”是对男子的称呼;“诺(Naw)”是对女子的称呼。“苏”与“貌”的组合,及“诺”与“玛”的搭配,也可以理解于:弟仔、妹仔等。貌(Maung),也相当于“小弟弟”或“小弟”、“小弟我”等等。而取“弟”、“妹”等有手足同胞、长幼等意义字词为名,这样的习惯,在中国民间就很普遍,如:凤弟、招弟、显弟、引弟,荷妹、金妹、银妹,“弟”甚至还用于女名,为的是讨个生小男丁的“彩头”。克伦族是缅甸第二大族,占总人口的7%,该民族的形成与中国的羌族有关。第三大族是若开族(占5%)。此外还有,占2%的孟族,1%的克钦族、克伦尼族,2%的钦族,3%的印度人、孟加拉人、华人等。若开族也称阿拉干族,与缅族一样属于汉藏语系缅语族,蒙古人种。其语言和风俗习惯与缅族几乎相同。若开族主要居住在缅甸西部沿海的狭长地带,分为:若开(Yakhain)、克曼(Kaman)、卡密(Khamwi)、岱奈(Dainnet)、玛尔玛基(Malamargyi)、谬(Myo)和德(Thet)等,7个分支。克钦族是东南亚的一个民族,主要分布于缅甸北部的克钦邦、印度的阿萨密省,及中国的云南省。中国的景颇族和傈傈族是克钦族的分支。钦族属于汉藏语系藏缅语族钦语支,主要居住在缅甸西北部钦邦,是随藏缅语族南迁,较早进入缅甸的民族之一,其先民大约于公元2世纪前后从中国内陆南迁至缅甸户拱地区,然后继续向南转移,至13世纪时到达亲敦江流域,几度辗转流徙之后,于14-15世纪被迫迁至西北部山区钦山山脉定居,即今日缅甸钦邦。钦族的另一部分迁到了印度阿萨姆地区。克伦族女性以长颈为美,老幼女性颈部皆戴十几圈至数十圈金环或铜环,该族分为:克伦(Kayin)、白克伦(Kayinphyu)、勃雷底(Paleiti)、孟克伦(Monkayin)、色郭克伦(SakawKayin)、德雷勃瓦(Tahleipwa)、勃姑(Paku)、勃外(Bwe)、木奈勃瓦(Mawneipwa)、谋勃瓦(Mpowa)、波克伦(Pokayin)等,11个分支。克伦族的“伦(yin)”字,或许可以解读为“人”,如汉语湖南方言把“人民”说成“引民”,该词的两广州粤语,听起来如“羊民”。还有泰语或傣语的“女人”是“普引”(女人,男人为普猜,即‘普仔’)”。“引”的粤语或温州口音,都是“yang”,只是语调不同。“人”也叫做“侬(nong,nang)”或上海话的“宁”、“银”,闽南话“郎(lang)”,马来或印尼语“哦郎(olang)”等。“伦”字,在温州话里,恰恰是“langh”,可见,有关“人”的种种方言或说法,都有连带关系。但这个问题只是一个小插曲,这里要探讨的是民族分支的名称与人名文化的关系。因为民族分支的最初,也就是兄弟或家族的分家,因此,分支的名称也是探究家族命名方式的切入点,尤其是那些与该民族或家族的自称甚至姓氏有关的分支名称。克伦族称等,就是很好的启发。缅甸虽然没有姓氏,但某些父子连名的形式,还是具有相当于姓氏的功效,如缅甸开国总理吴努(U Nu),其儿子吴翁,女儿丹丹努;法律之父吴欠吞,其子吴衣吞等。有关缅甸人名文化、命名方式等,还可以从民族构成因素及相关文化等,进行比较、分析,如,与缅族有关的中国彝族,其人名文化就很有可比可鉴之处。
    吴(U),只是尊称前缀,如果U Nu的儿子还年轻,或没有什么身份,那他只能是“貌翁”或“郭翁”。总之“貌”与“郭”,是名为“翁”的小青年熬成有头面、可以冠“U”之前的冠帽。父子连名对他来说有点不好办,除非父子同名,但先不连也不要紧,他的后代再连还是可以的。从我国的彝族家族连名谱系来看就是这样,如:慕阿乌—乌阿摸—阿摸济—摸济补—济补哈—补哈密—哈密果—密果土—果土卓—卓亚合—合阿罗—阿罗濮—罗濮付—付麻觉……—阿摸斯洪—斯洪斯尼—斯尼阿邱—阿邱拉玛等等,转一圈,又有“阿摸”及至引出“阿邱”,乃至隐含了不能入谱的姓氏“邱摸”。克伦族称名字的延伸与演化,与彝族的命名情况很相似。努与翁父子,也未必一定要连名,比如彝族的阿苏拉则家族,就是父女连名,据说是因为他们家的巫术传女不传男。阿苏拉则是传说中的凉山彝族历史上第一位大祭司、彝文的创造者,盛传他的巫术传给他女儿拉则什西,在谱系上他们的父女连名形式就成为:阿苏拉则--拉则什西。这“阿苏”可以看作是这巫父的姓氏,但这姓氏也是从其父辈或祖辈等家族人名演化而来的。到这名女巫再传术给其女儿时,可能又是母女连名了。彝族姓氏比较复杂,也很多,大概有一千来种,其特点是有些不同的姓氏可属一个支系,同一姓氏又可能分属不同支系,如:沙马、曲比、乃保、阿约、吉木、阿力、哈马等“海子”支系;阿黑、阿措、阿苦、吉斯等都属于“黑波”支系。严格地说,姓与氏应该分而论之。《通志·氏族略》把姓氏分为二,男子称氏,妊人(女子)称姓。氏的主要作用是别贵贱的,“贵者有氏,贱者有名无氏”。姓用于别婚姻,“故有同姓异姓庶姓之别”。氏同姓不同的,可以通婚;姓同氏不同的不可通婚。不过,这是三代(夏商周)以前的事。三代之后姓氏合一,皆用于“别婚姻”。至于贵贱,则以所谓的“地望”区分。同父(少典)与同母(有峤氏)生的黄帝炎帝,因居住地(生长环境)不同,成为“异姓”;居于姬水的黄帝“姬姓”,居于姜水的炎帝“姜姓”。可见,当时中国的姓与生长环境有直接的联系,但主要以封赐为准,包括被赐予分封地及至以所领赐的地名为姓。因此,随居者,即使是帝儿、王子,也未必可以同姓,居于姬水者不一定都可以姓姬,而被赐予姬姓者,也不一定要生活在姬水,在轩辕(即少典)的二十五个儿子里,只有青阳与仓林氏得到姓姬的资格。可见古人的姓氏概念与当今截然不同,形成因素也不一样。但在“别婚姻”的用意上是一样的。对彝族来说,只要不同支系都可以通婚,不管姓氏字词是否雷同。至于怎么区分是不是同一支系,只有他们本族人才知道,比如:沙马曲比、沙马什衣,或阿力威、阿力曲比、阿力曲术等,为什么与沙马和阿力不是一个支系,或没有关系等等。
    彝族人出来读书、工作、做事等,一般都有汉语名字,通常一入学,班主任都会为之取汉语“书名”,土家人也有上学时起书名的。此外,还有人口登记、普查等,工作人员会走乡入户为彝族同胞“听音记名字”或取比较简易好记的汉名作为本名的补充形式。在一知半解、听不怎么明白的情况下,“沙马”与“哈马”,很有可能都记为“马”,而两字取一,也是学校老师给学生取姓的潜规则,只要两字中有一字看起来像个汉姓,如:阿苏,取“苏”;邱摸,取“邱”等等。过去彝族土司等,受朝廷任命的地方官员也有被赐汉姓、汉名,或为了方便工作、交流等,自己取了汉名。如彝族末代阿卓土司(雷波千万贯土司)杨代蒂,斯补土司岭光电(牛牛慕理),军政人士陆宗棠(寅发)、张冲(彝姓尼娜)等。还有一种形式是“随”汉人姓,取周边或村子里的汉人姓氏为己姓。如果彝族人娶汉族女子,那么他们的后代通常一出生就有彝名与汉名、两个名字,汉名随母姓。这种情况,在缅甸也很常见。
    缅甸华人、华裔,一般都有缅甸名字,如德钦党的德钦拉佩,他汉姓曾,祖籍闽南,又名波勒耶。缅甸军政领导人里,缅族与华族组合家庭出生的很多,如前总统奈温(秀貌),其父就是广东人,革命委员会二号人物兼国防军副总参谋长昂基(陈天旺,闽南人)、奈温政权的功臣矿业部长尼尼博士、教育部长陈友才、原饭店与旅游部部长觉巴中将(Kyaw Ba,云南人)、缅甸国家恢复法律与秩序委员会第一秘书兼军事情报局局长钦纽中将(Khin Nyunt,祖籍广东梅县)等等。缅甸人名,尼、苏、奈、觉巴等字音,与彝族人名或姓氏很相近。彝族人的姓氏渊源可归纳为以下几种形式:第一种是,以祖先的名字作后辈的姓,如:吉克,就是由祖先名字沿用为姓的,再后来子孙多了,就有了阿约、尼色、吉木、吉补等姓氏。彝族自古实行父子连名制,祖先的名字逐渐演变成后代的姓,后代子孙繁衍多了就形成若干支系,后代的名字又逐渐演变成其子孙的姓。从这一点来说,彝族的姓也相当于炎黄时期的氏,倒是彝族的家谱更有当今姓氏的效果,因为从家谱可以看出同一支系的复杂姓氏脉络。第二种形式是,以职业或某种特点、身份等为姓,如乃古、苏呷,前者指能工巧匠、手艺人等,后者“苏呷”原意为富有、富裕之人。第三种是“赤黑”,原先是一种统称,指被卖到彝族的奴隶,或掠夺过来的做奴隶的,因为不是土生土长的彝族,没有彝族姓氏,而被称之为“赤黑”,后来该词逐渐成为一种姓氏。彝族男女老幼都有两个名字,即本名与小名,每个名字由两个以上音节组成。一个完整的彝族姓名要由三个部分组成,即姓氏+小名+本名,如:阿措阿合友色,阿措是姓氏,阿合是小名或爱称,友色是本名字。只有本名字才能入家谱甚至族谱。至于怎样称呼,则视亲密与疏远关系而定,长辈对晚辈直呼本名,以表庄重;晚辈对长辈,必须以称谓称呼,或称谓加小名,以示尊敬;平辈之间,可直呼本名,也可以敬称对方小名,但称呼对方小名反而更礼貌;对陌生人或不是很熟的一般人,也可以称呼其姓氏。
    据有关统计,缅甸人取名用字总数不到一百个,其中相互拼凑,只要声韵顺口悦耳即可。所以缅甸重名的很多,比如:丹瑞、昂基、昂巴、昂山、丁吞、丁拉等等,就有很多重名的。为了表示区别往往在名字前或后加上籍贯或工作单位、职业名称等,如:J.A.貌基爵士、丹瑞大将(Senior Gen. Than Shwe)、著名诗人德钦哥都迈、昂山将军(Gen. Aung San)、昂山之父吴帕(U Pha)、德达耶(Dedaye)农民吴昂巴(U. Aung Ba)的女儿杜埃妙(Daw Aye Mya)、掸邦首领肖恢塔(Sao Shwe Thaike)等等。“Shwe”通常译读为“瑞”,因此,Sao Shwe Thaike也汉译作苏瑞泰。Sao,可能也是一个冠于名字前的“帽子”,但译读为“苏”之后,倒也像一个华人姓氏了,及至“U”为“吴”、“Ko”为“郭”、“Daw”为“杜”等,也都被误读了。就人名与姓氏发展关系与规律来看,或许有一天缅甸的人名也会演化出姓氏,那些以冠代名,或亦冠亦名的冠帽词与名字的组合,必须有所取舍,及至一另种译读形式,比如:U Than Shwe取舍之后成为“乌探”、U Aung San为“湾桑”、Maung Maung为“木卯(M.Mau.)”、Maung Aye为“木埃(M-Aye)”、Daw Su为“稻蔌”等等。不过那样的演变可能会丢失缅甸人名文化中的精华部分,尤其是从“帽(貌)”到“屋(U)”都乱了次序。


本文在2012-12-18 22:35:56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文协讲坛
『文协讲坛』 “《新加坡诗刊(第3期)》发布会 暨“诗歌讲座分享会——我的诗歌•我的道路”新加坡文艺协会2017-10-24[534]
『文协讲坛』 西方哲学史·卷一·古代哲学·第二篇·第十七章·柏拉图的宇宙生成论中文馆2012-06-10[806]
『文协讲坛』 《弟子规》中文馆2012-05-22[935]
『文协讲坛』 西方哲学史·卷一·古代哲学·第二篇·第十六章·柏拉图的不朽论中文馆2012-06-10[964]
『文协讲坛』 新加坡文艺协会八月举办文艺讲座新加坡文艺协会2015-07-21[768]
相关文章:『迦南
『诗  歌』 泪眼遥望,诗星温暖——致远行的静城诗长迦南2018-03-29[309]
『作家专版』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270]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349]
『儿童文学』 庫庫拉的跨年夜迦南2018-01-11[413]
『古体诗词』 冬至麻薯飄香迦南2017-12-24[34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迦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