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诗词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亚当为何堕落?--读李忠庆的《亚当的堕落》发表日期:2010-06-13(2010-08-06修改)
作  者:怀鹰出处:原创浏览121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亚当为何堕落?--读李忠庆的《亚当的堕落》
文/怀鹰
2010年06月13日,星期日

亚当为何堕落?

--读李忠庆的《亚当的堕落》

作者:李忠庆 评论者:怀鹰

亚当
在沉睡的森林里,觉醒
是一种领悟,暗红的余晖斜落
永不西沉,在树荫间
在他史诗般温柔的脸靥上,消融
犹如夏娃的一滴眼泪,永远地带走
一瓣玫瑰
的血

伊甸园的神话,恍若
隔世
如果,禁忌是天命使然
沉沦是他
最酷炫的反抗姿态
天使们深信
亚当的梦靥是他与生俱来的
伤痛,永世无可磨灭
的胎痕
即便记忆里依稀晃动的背影
也会触动
他尘封已久的吻痕
让它血流
如注

天使用白色的眼睛
探索黑色的欲望
亚当
用黑色的眼睛寻觅
圣洁的出口

记忆唤起上帝的古老咒语
他喉间滚动的苹果,禁忌的滋味
让他的爱,的痛
绵延至天荒地老
他试图忘却一切,他不愿于欲念间载浮
载沉
然而往事是永生的负荷
盘根错节有如蔓藤般衍生不息
他愈更深陷了,他只想永远地睡

这一切,究竟的偶然的迷醉
抑或是
他血液里流转的命运
他不知道,也不再眷恋什么
一夜倾落的乐园,深邃如欲望之瞳
月光在转念间流逝,他只想永远地睡

永远地睡
梦可以到天荒地老,醒来是痛
这才知道,他的爱情
已经走得很远
很远

  李忠庆的诗《亚当的堕落》,似乎用很浅显的文字来表达一连串的意象,但细读之下,很难切入诗中的世界;你甚至很难理解,很难读得懂诗人所要表达的意思。

  我们从题目来寻找线索,或许还会比较容易读懂,虽然读懂不是唯一的条件,但要欣赏一首诗,读懂却是不可或缺的。

  亚当和夏娃的故事,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两人原本纯洁得有如一张白纸,但经不起蛇的诱惑,偷吃禁果,从此人间变得淫乱。当然两人都受到上帝的惩罚。

  诗里出现了亚当、夏娃、天使、上帝这四个具有代表性的名词,上帝只是作为一个全知的旁观者,夏娃只是被诗人偶尔记起的名字,主要的角色是亚当和天使。

  亚当的“堕落”是因为他偷吃了禁果,但这首诗不是讲亚当堕落的过程和结果,而是讲亚当失去爱情的痛苦。这个心情的“堕落”和沦陷不是人格或道德观念上的堕落;这是一首悼念爱情伤逝的诗,意指爱情的“堕落”,爱情怎能堕落呢?如何堕落?

  “亚当/在沉睡的森林里,觉醒/是一种领悟”

  为何“觉醒/是一种领悟”?亚当“觉醒”到什么?领悟到什么?诗人不设置前提,这是诗人的一种平面的描述,是诗人走在亚当的“觉醒”里述说一种“领悟”的象征。

  “暗红的余晖斜落/永不西沉,在树荫间/在他史诗般温柔的脸靥上,消融犹如夏娃的一滴眼泪,永远地带走/一瓣玫瑰/的血”

  “ 暗红的余晖斜落/永不西沉”这两句诗,点出环境,是黄昏时分,在黄昏的树林。暗红的余晖斜照在亚当如“史诗般温柔的脸靥”,基本上,这样的描写是具有雕塑的力度,出现在我们眼帘的亚当,不是神话故事里的人物,而是徘徊在树林间的一个具有哲学家和诗人气质的人,“暗红的余晖”消融在亚当的脸上,又具有浓重的忧伤暗沉,这如黄昏一样沉重的心情“犹如夏娃的一滴眼泪,永远地带走/一瓣玫瑰/的血”。

  玫瑰象征爱情,可也带刺,玫瑰的血意味着爱情的伤痛和创痕。

  亚当的“觉醒”是因为爱情的幻灭,亚当“领悟”的是夏娃的眼泪和玫瑰的血。

  “伊甸园的神话,恍若/隔世/如果,禁忌是天命使然沉沦是他最酷炫的反抗姿态”

  这里不是写神话中的亚当,是诗人借用这个典故来写亚当的“觉醒”,对他来说,伊甸园的神话只不过是恍若隔世的神话,他所需要的就是等待。所谓“禁忌”是强加于人的条规束缚,面对这“宿命”的判决,他只能采取沉沦;沉沦是因为觉醒,觉醒是因为玫瑰的血。

  “天使们深信亚当的梦靥是他与生俱来的/伤痛,永世无可磨灭/的胎痕/即便记忆里依稀晃动的背影/也会触动/他尘封已久的吻痕/让它血流/如注”

  天使打从何处来?她们在诗里扮演的犹似说书人的角色,其实是诗人的自况吧?她们跟亚当是没有关连的,她们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为亚当(或诗人)解画。亚当是很迷惑的,而且沉沦,需要有全知全能的精灵(天使)来帮他解套;于是天使便从诗人的思维里跳出来了。

  “亚当的梦靥是他与生俱来的/伤痛”

  也就是说,亚当的“苦难”是“天命使然”,是“注定”的,他来到这个人间,就得承受这“永世无可磨灭/的胎痕”,胎痕是前世的印记,不管身处何时何地,总会唤起亚当湮灭了的记忆,这是一种精神折磨。

  “天使用白色的眼睛/探索黑色的欲望/亚当/用黑色的眼睛寻觅圣洁的出口”

  这倒像是诗人的沉沦,试图为亚当寻找“出口”。

  天使是全知全能的,代表上天的旨意;她不需要探索人间的是非黑白,包括“黑色的欲望”,那是人间的事,已经沉沦了很久,为何要“寻觅圣洁的出口”?难道她已洞悉亚当沉沦的玄机,要来拯救亚当沉沦的灵魂?沉沦的心是很难感知“圣洁”的,除非有上天来敲响警钟,但上天在哪?如何召唤上天?

  “记忆唤起上帝的古老咒语/他喉间滚动的苹果,禁忌的滋味/让他的爱,的痛/绵延至天荒地老”

  诗人忽然跳回记忆,所谓“上帝的古老咒语”其实是一种惩罚,对伊甸园偷吃禁果的惩罚,但偷吃禁果的滋味,却使亚当相信,这种爱和痛可以“绵延至天荒地老”,这是对爱情的许诺和相信。

  “他试图忘却一切,他不愿于欲念间载浮/载沉/然而往事是永生的负荷/盘根错节有如蔓藤般衍生不息/他愈更深陷了,他只想永远地睡”

  亚当是生活在自设的无奈之中,他执着于那种“天荒地老”的爱,即使面对“上帝”的惩罚,但又想“试图忘却一切”,最后,身心疲累了,越陷越深,“他只想永远沉睡”,从肉体到精神,亚当已不胜负荷,因为这是他“永生的负荷”啊。

  “这一切,究竟的偶然的迷醉/抑或是/他血液里流转的命运/他不知道,也不再眷恋什么”

  亚当已迷惘了,他找不到“圣洁的出口”,看不到希望,所以只能说这一切的发生,到底是“偶然的迷醉”(措置),或是“命运”的安排?他不知道,沉沦的心也不再眷念什么,只能任凭命运的摆布了。

  “一夜倾落的乐园,深邃如欲望之瞳/月光在转念间流逝,他只想永远地睡”

  这是一种深深的哀叹,爱情已陨灭了,就连浪漫美丽明亮的月光也流逝了,面对此情此景,亚当只想“永远地睡”--那是跟过去、历史、爱情、生命的告别。

  “永远地睡/梦可以到天荒地老,醒来是痛/这才知道,他的爱情/已经走得很远/很远”

  只有在沉睡中,只有在梦中,才有天老地荒的感觉。

  爱情,也只能在梦中继续沉沦。

  这是一首悼念爱情幻灭的诗,只是借用了亚当失乐园的神话故事来表达,但意象有点混乱,不太协调。

  不知我的分析是否离题太远?


本文在2010-8-6 13:30:40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诗词评论
『诗词评论』 【名作赏析】众人评析冰花的《不是轻浮不是漂》中外艺术家2017-12-24[366]
『诗词评论』 怀鹰和路瞳评冰花的《九月》简约不简单 道破则无诗冰花2017-11-28[245]
『诗词评论』 点评叶莎(階梯式告別)康静城2017-08-17[504]
『诗词评论』 风格特色——走进马里兰华裔诗人冰花的诗歌世界(四)冰花2017-02-13[674]
『诗词评论』 冰花乡愁诗:天涯倦客心碎、思乡情切流泪李诗信2017-02-13[849]
相关文章:『怀鹰
『随  笔』 无名的英雄们《爱竹》怀鹰2015-02-02[683]
『随  笔』 夜雪1《月光琴》怀鹰2015-01-23[687]
『随  笔』 世风世风1《e时代的内心》怀鹰2015-01-23[622]
『散  文』 缺了一口的月饼怀鹰2014-12-18[983]
『诗词评论』 夹在厚厚大书里的“叶子”--读《云端微笑》怀鹰2014-12-18[808]
更多相关文章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0-08-18 09:18:39(第1条)
怀鹰老师的评论写的很细腻, 很认真和真诚! 钦佩!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怀鹰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