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街头巷尾发表日期:2010-08-07(2010-08-12修改)
作  者:依林出处:原创浏览2020次,读者评论9条论坛回复0条
街头巷尾
文/依林
2010年08月07日,星期六

《品》月刊,2010年9月刊

《新加坡新华2010年度文选》

《加拿大健康报》

  你会庆祝吗?房东深蓝的眼惺忪着,睡觉前带着不经意的好奇问。冰箱里有不少食物,你随意好了。
  茹翌摇摇头。这家美国人知道今天是华人中秋节已经难得,没有必要告诉他们自己是35年前的中秋清晨诞临这个尘世的。

  十岁之前,父亲在世,茹翌的中秋节是温馨的,父亲说:天上人间都为茹翌庆祝生日。
  父亲走后,母亲在江南的四季里时刻把茹翌包裹得严严实实,不仅衣着,与人交往也如此,在母亲眼里,茹翌永远是刚出壳儿的绒羽未干的雏儿,母亲毫不含糊地把所有的日子折叠成保护茹翌的暖箱。可感冒风寒咳嗽胃痛却不太领情,春夏秋冬轮班跟着茹翌。十八岁的江南女孩,应是如同这苏州的竹子般灵秀青葱亭亭玉立,茹翌少有红润的白皙,单薄的身体,仿佛一株浮着白霜的细小的幼竹,茹翌二十八岁依旧如此。

  江苏老城,家住巷尾,邻里极少和茹翌母女搭讪。只有家住街头的纪翔,碰到了会打个招呼,需要时还勤快地帮把手。

  纪翔和茹翌同岁,两个妹妹幼年夭折,父亲也早逝了。纪翔慷慨地帮这个少言寡语的邻家女孩抄笔记做值日扫除,小学、中学,同级同班。

  茹翌上大学攻读生物制剂时,纪翔已经是汽车修理厂的技师,每周末他来接茹翌回家,浑身意气风发的精神头儿旺盛地冒出来,密密层层笼罩着茹翌。每每靠在他结实肩头,童年靠在父亲怀里的温暖欢快就在茹翌的心头忽悠几秒钟。

  二十五岁的中秋,纪翔拉着茹翌的手去登记结婚。来之不易,母亲嫌纪翔工种不够体面,薪水不够丰足而针锋相向,直到茹翌因此大病一场才怏怏做出退步,纪翔母亲的反对虽没有那么强烈,也是没有好的脸色,纪家的香火续传交给这么孱弱的女人实在不放心。

  洞房之夜在街头纪翔家的小屋,纪翔热烈地拥抱着茹翌,咱们的日子从此会圆圆满满的!
  纪翔茹翌第一个月住街头婆婆家,第二个月住巷尾岳母家,一对独生子女,两家退休老人。

  婆婆不允许开电视,晚饭一过,就催两人回屋睡觉,婆婆也不看电视,躺在床上,卧房门开全了,一丝纤细的声音都会被捕捉过去。

  岳母对纪翔身上的机油味厌恶至极,纪翔在厂里洗了澡才能回来,一进门还得在岳母的逼视下去冲凉房再洗刷一遍。岳母摁着茹翌一起看电视,纪翔则像只大熊,呼哧呼哧做着岳母布置的家务“作业”。岳母看到各个频道全是雪花了才罢休,茹翌望着纪翔在窄小空间里兜兜转转洗衣擦地,心好像一坨湿衣一绾拖把,跟着纪翔一双大手里的衣服和拖把使劲拧绞着。

  婚后第二个中秋,纪翔想两个人搬出去租个小屋过自己的小日子,周末轮流回来陪老人。
  纪翔母亲绝食抗议,茹翌母亲哭天抢地。纪翔坐在街头一双大手抱着头,茹翌伏在他肩头无助地发呆。

  咱们成了母亲实现心愿的机器,哪天是出头之日?
  小时候坐在父亲腿上,他教我熟记《弟子规》: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 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亲爱我,孝何难;亲憎我,孝方贤……

  我答应给你圆满的生活,现在连高兴都谈不上。孝顺也的让人活啊!
  我们是街头巷尾的升斗小民,能有什么要求呢?怎样算圆满?

  搬出去!过咱自己的生活!
  我不敢,从小都是听母亲的……她是为我好呵……

  为你好?她成天说我没本事挣大钱,要是买不到新城区一百平米的大房子,她就不让我们有孩子,这公平么?这是对咱好吗?
  茹翌想哭,一次次干眨着眼。习惯了母亲,泪水也知道无论如何也于事无补似的。母亲警告她:就是自己怀不上孩子,也要把错归在纪翔头上,买大房子理由最充足,死不改口。

  咱不能再听两个老太太指挥了,你不支持我,我会被她们逼疯的!
  茹翌握住纪翔的手,恳求他,再等等,也许她们会改变的,天下的母亲都是疼爱孩子的……

  纪翔母亲的老家是重庆乡村,中秋有“偷月”的应节习俗。连着三个中秋,纪翔不得不和茹翌回老家,中秋月夜,两个人牵着手一脚深一脚浅在田埂踯躅,悉悉索索摸了两三颗菜就闷头往回走,茹翌上气不接下气,真的做贼一般。刚溜回亲戚的庭院,左邻右舍,三姑六婆大张旗鼓地就过来了,热情地把各自偷来的果蔬往纪翔茹翌的怀里塞,这是给香火稀薄人家“送子”积德事,脚步撵着风儿,一阵接着一阵,“早生贵子”类的词句夹杂在乡里人特别响亮地嗓音在小院里“嘎嘎”地爆竹样的掷地有声,纪翔的脸如同秋霜打过的半熟番茄。

  纪翔跺脚:转年抵死也不会回乡下。转年的中秋不盼就到,纪翔留在街头母亲的家里勾着头任凭母亲投诉。茹翌已经几个月没有过来了,纪翔自茹翌母亲中风半瘫之后更是不敢登门,老太太的脾气燃烧弹似的,说炸就炸,六亲不认,最令她咬牙切齿的就是纪翔。

  纪翔到药研所找过茹翌几次,茹翌瘦得禁不起一指推搡。

  把你妈送去最好的老人院,咱俩住巷尾,每周去老人院看她。
  她不肯的,她说过我是唯一的女儿,得养老送终。

  那我呢,咱呢?你是我唯一的妻子。
  你是男人啊,再忍忍好吗?

  男人就理亏了?!我一个大男人要应付三个女人,我累死了,闷死了!你还要我忍!
  茹翌也累也闷,连颗眼泪都没力气滴落。更没有力气去追赶纪翔愤愤远去的背影。

  前年中秋前一天很热,茹翌不声不响送走了母亲。走出墓园门口,她不知道是否该回头张望,心里没有留恋,一潭死去的秋水。晚上才拨电话给纪翔,纪翔闻讯过来,陪她坐到半夜。

  搬过来么?
  纪翔搓搓手,低头想想,果断地摇头:太晚了,茹翌,我有别的女人了,跟我一个厂的,跟我一样是个粗人,没多少文化。

  打算怎样?空气瞬间贴着鼻翼停止,茹翌张得奇大的眼窝干涸着,眨都不眨。
  跟你商量离婚,你同意,我们就协议离婚,比较快,然后跟她结婚。

  你想什么时候离? 月光漂去茹翌脸上的仅有的生息,那些眉眼唇颊都成了不太恰当的摆设。
  ……听你的吧,我对不起你的……

  茹翌木木地靠在墙上,一层层秋霜从天而降,一梭子无声的凌厉的偷袭,茹翌毫无还击之力:那就明天吧。
  ……你不用多想想?我……我们,没那么急的……

  好离好散,明天中秋,整满七年,算善始善终了,不用想了……
  茹翌……对不起……我们,谢谢你,那我明早过来。

  秋高气爽,纪翔第二天清早就到了,茹翌彻夜未眠,洗漱后,略显出几缕精神。

  办理离婚的地方不远,走几条巷子就是,我们走着去行吗?茹翌点点头。
    结婚登记的时候是我拉着你的手去的,今天我还想拉着你的手走过去,行吗?茹翌痴痴怔怔,一伸手就被纪翔握住。

  纪翔的手从来都是这么暖的,牵着手,窄巷的阳光让脚步温吞吞的,两边邻里的白墙乌顶老宅的表情出奇地模糊,走过一条巷子,再一条巷子,聆听着彼此脚步的声音,茹翌恍然若梦,感觉不是拉着手去离婚,七年一梦,梦醒时分,仍是七年前嫁为人妻的那个中秋。牵手之间滑过的天马行空也好,幻影冥念也罢,再或者是一声断裂的蝉鸣,一瓣四碎的落花,一羽颠沛的雁翎......总之,不要是日子......

  纪翔结婚了,茹翌瘫在床上几天爬不起来。纪翔的妻子腆着肚子伴着纪翔母亲在巷子散步时,茹翌卖了老宅,启程异乡,纪翔赶得一身汗到机场道别,一个门里一个门外,自此两个世界,纪翔的风生水起,茹翌的烟雨苍岚。

  加州小镇的生活单调清静,包容茹翌疲惫的身心,只是每人都不知道她农历的生日如此吉祥如意。
  坐在凸悬于山腰的晒台上,沐着玉色月光,茹翌对自己说:生日快乐。

  中秋的夜,异国的风,捋着山的肩脊腰背,挟裹刺凌凌的冷,奔扑而至。茹翌拉了条薄绒毯披着,山风还是透心透肺透骨,她裹紧些,再紧些,颤颤的寒气在毯子里更加肆虐。茹翌终于不敌秋凉,避回卧室。

  顺手点击电脑屏幕上新邮件的提示:

  茹翌:
  生日快乐!中秋快乐!
  我做爸爸了,龙凤胎,小名我起的,圆圆、满满。
  我妈过世了,没能见的上孙女孙子。
  你在外国好好照顾自己,找个有水平的好男人嫁。
  纪翔  2010年中秋

  中秋满月,天地间的一滴泪,坠进茹翌眼底,水水地盈起,汩汩地漾出来,眼前一片忽闪闪的白光,朦胧之中,茹翌看见自己褪去毯子,走上晒台低矮宽实的老木围栏。脚步透明无声,背影晶莹冷彻,然后,在木栏边轻巧地一跃,不见了。

  去的终归要去了的......

   晒台依旧,月夜依旧,山色依旧,秋风也依旧,晒台旁几株枝展叶宽的玉兰树上,碗大的白花簌簌抖着,茹翌猜想,一朵脱枝的白玉兰在这寂阑的深谷随风而去,也会有永别的姿势罢……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在2010-8-12 8:29:10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草蟲筆記(五)迦南2017-11-06[280]
『小  说』 冰河三套车迦南2017-11-03[483]
『小  说』 草蟲筆記(四)迦南2017-08-28[402]
『小  说』 草蟲筆記(三)迦南2017-08-10[381]
『小  说』 鳥歌裏的水葡萄迦南2017-05-08[534]
相关文章:『依林
『散文 诗』 尘嚣之外依林2016-05-30[838]
『诗  歌』 你的瞳仁 (诗歌接龙:黑)依林2016-05-30[1003]
『散文 诗』 不是路过--大峡谷漫步依林2016-05-05[943]
『散文 诗』 唯你是念——写给娟子·富润钟山依林2016-05-01[1028]
『诗  歌』 涅槃依林2015-12-29[1028]
更多相关文章
冷风细雨 去冷风细雨家留言留言于2010-08-24 18:56:25(第9条)
很感人的文章。我想重点应该是不要太执着吧。
留言于2010-08-21 12:07:34(第8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陈妙华 去陈妙华家留言留言于2010-08-15 16:56:12(第7条)
依林,

谢谢你写出这么感人的小说,只可惜茹翌既能远走美国,又是大学生,为什么没能更勇敢地开创一个新天地?

 主人回复 
谢谢您的鼓励!

人到中年前才出国的女人,在中国有这么形容的:大多是以下三个原因,一是丈夫在外闯荡事业有成,过去团聚,这是皆大欢喜的;二是挑挑拣拣过了应景的年龄仍要钓个金龟婿的大龄单身女性,出国镀金或者出国钓鱼的,这会含有些无奈的成份吧;三是情场失意,或婚姻失败还有些资产或资质的,心灰意冷远走他乡,茹翌属于这一款吧,有些悲壮,也是被逼出来的一条路。

放眼望去,第三种人,有的心情豁然开朗,找到第二次幸福,有的屡战屡败,处境凄然,一半一半罢。

在感情和亲情上无法当机立断的,是很多女人的软肋呀!
华英 去华英家留言留言于2010-08-13 01:00:40(第6条)
读了心情久久无法平息,满腹的气愤。这样的事,在新加坡可能不会发生吧。但回头一想,如果我是纪翔,我又会如何?

总觉得纪翔没有爱茹翌比爱自己深。
 主人回复 
谢谢华英:)

纪翔式的悲哀我看过不少,在新加坡也认识两位半百男生至今独自一人不敢结交女性朋友,比纪翔更悲哀,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寡母艰辛多年抚养他们成人,却容不得任何女人把儿子从身边抢走。

纪翔经历过的窒息生活,令我思考年轻人对传统文化的继承,是应该有所选择的。
蔡履惠 去蔡履惠家留言留言于2010-08-13 00:35:23(第5条)
离婚未尝不是新生的开始,可惜茹翌没看开,成了莎翁所说的“弱者”。
 主人回复 
谢谢履惠:)

想想周围耳闻目睹的事情,觉得女人远没有男人那么快走出离婚的阴影。

正如你所说:离婚未尝不是一个新的起点,吸取前车之鉴,走出更明亮的未来,不记恨不哀怨于过去,是许多女性要要勇于面对的。
杨玲 去杨玲家留言留言于2010-08-12 21:17:31(第4条)
太感人了!
 主人回复 
谢谢您!

能够打动人心,说明这篇习作还不赖哈!:)谢谢鼓励!
康静城 去康静城家留言留言于2010-08-12 14:38:01(第3条)
抒情的笔触,动人的小说。
“一个门里一个门外,自此两个世界,纪翔的风生水起,茹翌的烟雨苍岚。”对比得好。
“晒台依旧,月夜依旧,山色依旧,秋风也依旧,晒台旁几株枝展叶宽的玉兰树上,碗大的白花簌簌抖着,茹翌猜想,一朵脱枝的白玉兰在这寂阑的深谷随风而去,也会有永别的姿势罢……”诗般的文句!
 主人回复 
谢谢静城:)

诗般的语言,是我一直努力学习的:)

一直以来特别佩服诗人的灵气和敏慧,总觉得诗的意境和韵致是令文学作品更能够扣人心弦方式之一。
萧振 去萧振家留言留言于2010-08-12 12:52:04(第2条)
可怜的茹翌!可悲的茹翌!
茹翌可怜在【街头巷尾】碰上如此母亲和婆婆。
茹翌可悲在到底没突破自己,命该如此,可是一切都是命吗?
 主人回复 
谢谢萧振鼓励:)

自古有愚忠,但却少有人提及愚孝啊......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0-08-12 08:37:59(第1条)
很好看的小说,后边读后很感动~~~;)
 主人回复 
谢谢冰花:)

当一位好友讲给我听:婚姻最后的一刻,俩人是拉着手去办理离婚的,我就十分感动:这样的情形在中国很少见啊!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依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